我相信大家都有上過家政課,不管你是男、是女,還是中性人,你一定拿過針線,要不也看過吧!不過坦白說,真正縫得好的人,真的沒幾個。

國中的家政老師教我們平針、斜針、毛邊縫、交叉縫...。(千萬別以為我記性很好,記得國中家政老師所說的每一句話,這全是因為這些針法,在我去年國中實習時,全都複習過一次。)當時的家政老師,要我們縫一個小熊收納吊飾,顧名思義就是一個熊的玩偶,外加上肚子有開口可以裝東西。這個熊寶貝,一直保留在我的房間內,直到2004年奈良美智到當代藝術館開展時弄了一個名為「奈良@台灣娃娃計畫」的裝置藝術:就是將你親手縫得娃娃塞進奈良根據台灣地形製作的透明壓克力箱,一直到填滿整個箱子為止。於是,我把我生平第一個也是最後一次親手縫製的娃娃獻給了奈良美智。

高中的家政老師更狠,竟然教我們使用家家戶戶都已經銷聲匿跡的「裁縫車」,光是數針數,就讓夠我眼花撩亂了,更別說完成了一件老師說可以用到高二烹飪課的圍裙了。當時,一男一女按照號碼被安排為同一組,兩組共用一張大桌子上的兩台裁縫車,我跟饅頭就是在那張桌子上相認。可能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的技術一樣爛,所以每堂課都只能機哩刮拉的度過,而真正幫我們完成史無前例、不朽之作品的人,竟然是同桌的兩個男生,真是愧對祖先。還好我們不是身在古代,要不然一定會被夫家休掉。

大學,我還是沒辦法跟針線混熟,它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它,如果有扣子掉了,也只好拜託身邊天生有好太太好媽媽架勢的同學幫忙,這樣,也勉強度過大學四年。

直到國中實習那一年,非得上台教學生針線的縫法,我才臨時找家政老師惡補。所謂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我成為了101(我當時教一年一班)縫得最好的人。每位學生看到我的作品,猛稱讚我,害我都不好意思起來,但這個成就感來的太慢,如果在十年前有這些鼓勵的話,說不定我也可以成為服裝設計師(做夢!!!),只不過當我看到他們的作品,真的差點吐血,怎麼可以歪七扭八到這個地步,這可以打分數嗎???但也還好他們夠遜,要不然我這種三角貓的功夫,真的不知道怎麼撐過無數堂家政課。

最近,我新買的一件洋裝的扣子掉了,而我僅試穿過一次。為了讓它能在禮拜天完美登場,我決定不要冒險嘗試補扣子,我認為交給專業才是王道。於是,我吃了晚餐,就把裙子送到後面巷子的一間裁縫店。我請老闆幫我把這件裙子的每一個扣子都加強一下(這件裙子約莫有10多顆扣子吧!真是累贅的設計。)還有縫線務必用最接近裙子的色系去補。老闆說「這個我知道,明天晚上再來拿。」聽到老闆這麼有自信的語氣,我相信我的決定是對的,至於裙子到底有沒有如我預期般完美歸來,靜待下集。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