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遠見雜誌看到洪蘭教授寫的一篇文章「50元買最後尊嚴」,突然有一股衝動想要把原文找出來,結果原文找不到,只知道這應該是聯合報2007/2/26的新聞,但是聯合新聞網只能查詢一週內的新聞,過期新聞要加入付費會員才能使用,如果有人有這篇文章可以分享,那就就太棒了。

雖然正文沒找到,但卻在網路上看到由中國台灣網(http://www.chinataiwan.org/web/webportal/index.html)的島內透視專欄,針對這篇新聞所寫的評論。

根據官方及軍方的說法,這可以算是中共心理戰的一種,但看在我這個小老百姓的眼裡,心裡卻十分五味雜陳。面對政府的亂象,竟然連內地同胞都憐惜起我們了,這真是情何以堪。

這是內地同胞寫的,給各位參考。



僅50元積蓄用來買炭自殺誰還關注民生?
中國台灣網(2007年02月26日)

台灣《聯合報》今天發表評論文章指出,現在台灣越多人越感到悲觀,我們發現真正的關鍵不是二○○八,而是現在。
  
文章說,在一次社會服務裡,有個家庭因男人失業生活困頓,他們可以用一百元新台幣維持一天一家四口的餐費,我偶爾在他家的一個撲滿裡發現了一個五十元硬幣,我好奇的拿起來搖了一下,那個男主人靦腆的接手過去,告訴我:“那是生命最後的尊嚴”,我笑笑,心想這代表家裡還有點儲蓄吧。
 
那一天看到電視我嚇呆了,這一家人女主人走了,父親帶著孩子燒炭自殺,我到他們家希望能在為他們做些什麼? 到了寢室,我發現撲滿的五十元硬幣不見了,桌上有張收據:“炭50”。

我終於了解到什麼是生命的最後尊嚴。 那天走過凱達格蘭大道,這個為了原住民正名的大道,卻是我送他走的最後一程。

文章說,二○○八對很多人很重要,但是對我們來說,二○○六年幸而過了,但二○○七年要怎麼過?

所謂民主政治,但是感受到的是卻是民命賤如土,遙望凱達格蘭大道的兩極,一邊是穿金戴玉的“總統”世家,一邊是擁有“國會”多數的反對黨,一個繼續買名牌過好日子,一個擁有“國會”多數卻看不到製衡能力的反對黨,當聽到大家都在討論二○○八的時候,我心在想有多少人連二○○六年末都過不了,二○○八的意義在哪裡?

文章最後說,民眾永遠是權力操弄的犧牲者,台灣正名要花十多億新台幣,可以給福山小學的小朋友買好幾十年的教科書,可以培養好幾個王建民(台灣著名棒球運動員),搞不好也可以培養出一、兩個李遠哲(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出來。 要贏二○○八,回歸到民生吧! 小老百姓的呼喊是很微弱的,希望有說話份量的人大體蒼生,說句話吧! 真的希望角逐大位者,放棄仇恨,以蒼生為念,能幫老百姓先贏二○○七,民眾就能幫你贏二○○八。 希望這五十元在二○○七年可以用不著。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