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是哪根筋不對勁,才會報名法鼓山禪二的課程。

其實這件事早在一個月前就定下來了,甚至為了擠進這堂課,還特地在開放報名的第一天馬上打電話去報名(感謝桃花幫忙處理報名的事宜),但事實證明桃花是對的,因為禪二的課程非常搶手,有很多師姐心得分享都有談到報名很多次都因為額滿而沒辦法參加,甚至有人因為有候補到而感動到語氣哽咽?!

在去之前,我住在金山的同事一直叮嚀我一些佛學的禮儀,包過問訊、跪拜,甚至他還很用心的帶我去會議室親自示範給我看。只不過他教的太早而我悟性太低,才沒兩天我就忘記了,一直到禮拜五當天,他又在幫我複習了一次問訊的手勢,我似懂非懂依樣畫葫蘆,或許在肢體上我知道該如何做,但是關於佛法,我可是一竅不通!

禮拜五我特地請了一小時的假,從桃園搭火車到台北搭六點從台北火車站發車的法鼓山專車,我跟桃花五點半就到台北了,一切都非常的從容,貼心的我想到打禪的兩天都吃素,所以在上火車前買了兩塊脆皮雞排代替啤酒乾杯誓師,這塊雞排下肚就正式跟世俗say goodbye!我倆在東三門等到六點還是沒看到可疑的車輛,我們開始懷疑到底花生省魔術?一直到六點十分我忍不住打電話回家叫我媽查法鼓山的聯絡電話,一聯絡才知道原來搭車地點改在捷運奇岩站,而且車子會等到6點20分!(還不都是因為倒扁活動,唉唷唷…)但怎麼我們都不知道呢??於是我跟桃花飛快地跳上捷運,心裡祈禱著一定要趕上,一下奇岩站我馬上就注意到一台車頭寫著「阿彌陀佛」正駛離捷運站,於是我馬上揮手招車,而車子真的停了下來,而可憐的我們就這樣有驚無險的搭上車,我想這冥冥之中真的有注定…

一上車就有師姐跟我收交通費的費用,我忍不住發牢騷為何沒有人通知我們更改上車地點,結果那個師姐在查搭車名單時,才發現我們根本不在搭交通車的名單內?what’s??這真的是烏龍一場,還好我們還是趕上車了?而那位師姐也沒有把我們趕下車,一切一切真的冥冥中自有注定!

一到選佛場就馬上辦理報到,一經確認還好我跟桃花都在名單內(原本很擔心一到現場就要搭皇家客運回台北呢!),領了名牌就馬上進寮房卸行李。法鼓山的寮房根本就是專業度100分的宿舍,一間可住12人,廁所和淋浴間分開,而且各有三個單位。我那一間沒住滿,只住了7個人,所以上廁所、洗澡幾乎都不用排隊。寮房有提供枕頭、床墊,如果需要棉被可以添香油錢取用,而我有帶同事借我的愛心睡袋,所以一切自給自足!

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參加過禪修課程,所以我啥都不懂,於是我發揮我的專長---「發問」,但事實證明我的作法是錯誤的。因為整間選佛場都貼滿了「禁語」的提醒標語!但和我同寢的師姐還是冒著可能被佛祖懲罰的風險,輕聲地告訴我「現在可以先去洗澡」「洗完澡就該去禪堂」,但天曉得我會跟桃花安排在不同的寮房,於是我先前的安排是用她的沐浴乳,結果,我只好硬著頭皮跟師姐借沐浴乳後便匆忙進去浴室洗戰鬥澡。

以上,是我在糊里糊塗的第一夜,其實後面還發生了許多從做中學的小故事,但我不贅述了!說多了只是讓大家看笑話,以下,我想說說我這兩天的心情。

套一句聖嚴法師說的「當一個人會選擇來禪修,多半是心裡有所煩惱」,師父果然是師父,第一句話就講到我心坎裡,的確,我一直覺得自己心裡有所煩惱,於是我選擇用修行來改善自己中心的雜念。如果你問我雜念去除了嗎?我想沒那麼容易,但我很清楚自己想要學習去控制自己的意念。我想學習專心的方法,我想學習身處在眾人之中還是能有自處的方法,這是我此行的目的。

我不諱言,禮拜六我真的超想落跑的。還是我同事有遠見,他不斷叮嚀我倘若撐不下去可以打電話給他,他會來接我,我當時直嚷嚷「怎麼可能!?」但沒想到第一天我的腦海裡猛出現想走的念頭。但為何我想走?其實只是不習慣。不習慣禁語的生活、不習慣走路一定要一個方向進一個方向出、不習慣一打坐就要一炷香的時間、不習慣八式動禪、不習慣聽師父開示、不習慣要閉著眼睛吃飯…太多太多的不習慣!但是第二天我覺得自己快活了一點,可能是我已經習慣如此一成不變的作息,但或許我悟道了也不一定!此外我還學到許多專業術語。寮房=寢室;出坡、收坡=打掃時間;行經=用打坐的方法走路;藥石=晚餐。

當我深刻體驗到「禁語」的必要性時,我頭一個念頭是倘若有人需要幫忙或是你需要幫忙時,該怎麼辦?當然,你可以用書寫的方式溝通,但是有些事情是非常即時的,那該怎麼辦?我第一天打禪的時候心中一直盤旋這個問題,但沒想到我沒發問竟然也得到了答案。

第一天中午當我在午睡時,因為自己懶得拿睡袋,所以就直接躺在睡,但沒想到當我休息時,發現隔壁床的阿姨竟然打開我的櫃子幫我拿睡袋蓋在我身上。一直以來我一直以為幫忙是需要開口的,我需要你的幫忙,所以我開口,我沒幫助你是因為你沒開口。但其實不然,幫忙是主動的,是不需要請求的,是「無私」的!

第二天當我在禮佛時,師父走到我身邊問我是不是感冒了?我說「對」我心想我不間斷的咳嗽聲真的還挺刺耳的。師父還交我要按哪些穴道可以止咳,要我多喝水。我的媽阿,這是那個前一天晚上告誡大家講話要處罰的師父嗎?

最後,我一定要講一下膳食。雖然說兩天都吃素,但是廚師真得很用心,餐餐都有變化。每餐還一定都有水果,雖然我很不習慣白飯和一堆菜、水果都放在一個大碗公裡,但我為了表示出自己的融入,還是都攪在一起了。而且我第一天都沒夾水果,只因為懶得吃,第二天的芭樂真的超好吃,所以早餐中餐都有吃。特色料理:焗烤憶仁、黃豆米糕…等等我叫不出名字的食物。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