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天施巴電影院即將播映「烏龜也會飛

台北光點去過很多次了,建築體的前身是日領時代美駐台國領事館。之前辦過鬼魅影展和韓國影展,都有想看的片,但礙於去年的實習生活,常常趕不及電影放映的時間。光點電影院不大,只有88個座位,我想在那裡面看電影應該別有一番滋味吧!明天我將會去看「烏龜也會飛」,很特別的劇名,我喜歡。來自伊朗的電影,我也喜歡。伊朗電影的風格,常顯現出一種時代或環境的悲苦,內心反而有一股向上的力量在支持著他們。

明天我會去看,看回來再告訴大家,但這部片好像只撥到9月2號,而且憑教師證可以買優惠票,兩名教師同行還送DVD,真是太酷啦!

放映場次  台北光點

電影簡介
他們的小孩都是這樣長大的......說的是在西亞各國邊境流徙的庫德族苦難民族。美軍攻伊前夕。「衛星」去給長老安裝天線,好接收美伊戰況。衛星是個十三歲小孩,靠一點科技知識,成了戰地孤兒的孩子王。這兒的孩子,另一生計就是去拆地雷!斷臂小難民來到村裏挑戰衛星的地位,衛星卻愛上他妹妹,可是這個愁眉不展的女孩,原來掩埋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傷痕。巴曼戈巴第獲獎無數的作品往往帶有伊朗電影所無、原始但殘酷的美。亦悲亦喜的罕見筆觸,書寫出孩子特強的生命力。女孩直迫莎翁悲劇的命運,是戰地迄今最慘痛的吶喊。

影片背景
巴曼、戈巴第是伊朗庫德裔在德黑蘭接受他的電影教育。但自從2000年從【醉馬時刻】這部片開始,他為了編寫記錄庫德族人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而四處被全副武裝國家軍隊捕捉的命運,經常在這最危險邊界庫德斯坦很(本片拍攝地)進進出出無數次。雖然這部片發生時間點剛好是美國攻打伊拉克同時間,但和所有最好的片子一樣,超越政治意涵。戈巴第精準的運用片中主角小孩子的觀點且對於他們政治觀點也從未發生過。但政治事務卻發生在他們身上

在所有角色最讓人吸引目光的是一位15歲名叫衛星的小孩索倫,他帶領了一群住在土伊邊境難民營裡的孤兒,讓他們從事生死邊緣的拆地雷工作,目的只是餵了填飽肚子。他們把埋在邊界的地雷挖出來賣給城鎮活躍的軍火市場,更醜陋的,衛星知道這些人可以賣給聯合國軍隊,進而從中獲取千倍於他所得到的報酬也無可奈何。

衛星很期盼美軍的到來,的確他也想著能踏上美國運用它的精力和商業頭腦帶給他的成就,就在他買了一個大衛星碟盤後,部落的長者也尊他為科技代表人,請他也幫他們裝。自然地他也會裝出幾句少的可憐的英文詞句炫耀他在新聞廣播聽到布希宣布攻打的話。”他說要下雨了”衛星說著。

如果說衛星是個將美國樂觀主義描述為強大不可抵抗的力量,那麼剛來到難民營這位和他年齡相仿的漢高夫卻是堅持東方神秘色彩及宿命論的人。他由於拆地雷而失去他的雙手(幸好還有牙齒)。他說他能夠預測未來並且證明他能解救卡車上那些小孩。

和他一起旅行來的是那令人無法忘懷美麗的姊姊亞格琳、還有據稱是他們弟弟剛學會走路但眼盲的小孩里加,他不是在其他年長小孩的背上不然就是用繩子被綁在腳踝上。起初漢高夫像似為了和衛星爭奪領導地位還發生過一場有趣的打架,你可以看到一個沒有手的男孩用它那專業的頭猛撞攻擊那位過分自信的對手。到後來因為衛星愛上了亞格琳,他經常用它那台裝飾美國風的腳踏車帶她到處閒晃並訴說著這個地方的習俗。

漸漸地,我們了解到其實里加是亞格琳所生的,是因為被伊拉克士兵強暴所生的,這種恥辱使得她逐漸地感到絕望,並將小孩或她自己給隔離起來。

終於美軍到來了對於有熱情期待的衛星及極有洞察力的漢高夫兩人,他們宣佈那些從直升機丟下來的傳單,上面寫著”不公平、不幸及苦難將結束,我們將帶走你門的傷痛”,它又是一份美式樂觀自我性格感動人心的展示,但此時此刻的衛星已經學到戰爭的傷痛並不是美國軍隊所能帶走的。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