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小眼告訴我,每次他微波完便當,同事都會圍過來看,甚至有一個同事稱我做得便當很牛B...




牛B,是大陸人的習慣用語,轉換成台灣人的說法,就是「很屌」...在這之前,我從沒有刻意安排小眼的便當,也沒有企圖把小眼的便當變成日本媽媽的巧手便當,便當不就是便當,小眼微波+吃掉,花不到五分鐘,我幹嘛花更多時間搞這個便當。

可是,小眼一直恐嚇我,說他的同事都會參觀他的便當,於是,一股虛榮心榮譽感油然而生,當下誓師,我一定要成為台灣便當之光。

牛B便當四個字一直制約我,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有可能中小眼的計,他或許只是不想要我惡搞他的便當,所以故意用我的羞恥心刺激我。

於是,我決定,做一個娘們便當給他帶去實驗室。小眼一直覺得自己很有男子氣概,試想一個大男人吃娘們便當,真是對比強烈的畫面阿。

怎樣的便當才能夠娘?...噹噹~~~那就是愛心。





有沒有看到,我拿出愛心矽膠膜,把菜圃蛋煎成愛心樣,只要想像小眼躲在廁所吃便當的模樣,我心中的小惡魔就會一直督促我,多煎些愛心蛋。。


為何只有蔥焦了?


菜圃和蔥花用完了,只好把做陽春版的的愛心蛋,依舊卡挖伊呢~





自此之後,小眼再也沒跟我提到牛B便當的故事了。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