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近一個禮拜,騎過兩三次摩托車,開過一次車,搭過一次車,經驗都是...小生怕怕。

第一次騎機車上路,為了去郵局寄東西,短短一段路程讓我尖叫連連,那一刻我想起之前有個友人剛回國,對桃園交通多有不解,他不懂為何桃園交通越來越亂,我當時也無法理解,桃園,不一直都這樣嗎?

這一次我終於可以發揮同理心了,桃園交通真的好可怕。騎機車會被汽車公車排擠,尤其是左轉過馬路更是經典,我真的忘記自己以前是怎麼活過來的,只覺得自己宛如重生。

開車那一次更妙,我明明綠燈準備直行,卻還可以看到有行人在我面前悠閒過馬路,到底路權是誰的?我綠燈,是我的,不是嗎?

還有綠燈明明是直行優先,為何對面準備左轉的車要對我直行車按喇叭,暗,要按也是我先按,你憑什麼?

禮拜六開車去新莊聽演唱會,直接從龜山開省道過去,沿路驚險畫面不說,左轉進新泰路再右轉公園路,才發現這個新莊體育館的周邊如此狹小,路只有單道雙向通車不說,路邊還有違規停車一堆,好不容易到達體育館停車場入口,才發現車位已滿,對新莊不熟的我,頓時傻眼,只好跟桃花憑直覺繞繞繞,每一個大寫P都附註「客滿」兩個字,好不容易輪轉一小時後,發現之前曾告知我們客滿的停車場有車進入,桃花二話不說馬上跳下車拜託老闆讓我們停,老闆也是佛心來的,告訴我們車靠入口停車,鑰匙交給他,就這樣,我們就把車丟給素昧平生的老闆,直奔體育館,最後屁股蹬在椅子上瞥一眼手錶,八點半整,正當還在喘氣時,James開始唱第一首歌。

我想我失去台灣人應該有的行車思考能力。

道路根本不是綠燈優先使用,是誰狠誰快誰就先用。

這讓我想起剛到美國,每次過馬路時,就會忍不住小跑步快走,小眼都會提醒我,慢慢走就好,也對,周圍和我一起過馬路的老美,大家都是不疾不徐地過馬路,我到底是趕著去哪裡??

在美國搭公車也是,每次遠遠看到車往你的方向接近中,直覺進入戰鬥位子,公車一停好,馬上衝過去,一上車也是馬上找位子坐,根本沒有時間思考。

後來我發現,美國的公車都會等你,不管你有沒有招手,他看到有人在等,都會停靠,而且也會等你坐好,才開車,下車當然也是等你離開車子,才駛離。

付錢搭車的我們,理當被禮遇,但為何我們還要看司機臉色?他的薪水絕大部份是我們付的,而我們卻要追著它跑,動作太慢還要被罵被拋棄!

有一次我看到朋友寫一篇文章,名為「台灣人不可思議的容忍力」,對於一切不平等不公平的事物,大部分的台灣人都是摸摸鼻子就走,「抱怨」不是美德,也不該,我們習慣「習慣」,即便一開始有多麼不習慣,我們總是可以容忍,不抱怨。

不知道何時?這樣的交通以及趕不上的公車會被淘汰掉,但我希望有一天是台灣人淘汰掉他們,而不是這個世界。去過日本的人都知道,日本交通雖然繁忙,卻不亂,公車總是準時到位,下車司機還會跟你道謝,即便要投錢暫時找不到零錢,也不會被罵(但有可能被同車的人暗罵),司機也不會猛採油門或急煞車。

我們會讚嘆會羨慕,卻從沒想過要改變?

如果沒有改變的具體行為,也不可能有任何改變,這就是台灣。

下次遇到蠻橫的司機,請記下他的姓名和車號,直接撥打客服專線投訴,一台車同時十人投訴,我不相信沒用。

至於交通亂象,我想總要有人做起吧!但昨天當我看到騎著機車的警察把機車停在斑馬線上等紅燈,就讓我搖頭,這樣的警察,怎麼會有人尊重,自重,才會贏得尊重。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