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如何定義「外勞」?而「外勞」這個名詞所隱喻的意義為何??

外籍勞工,俗稱外勞(以下我也都簡稱外勞),在我國高中時代大批被引進台灣,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台灣人可以用比較少的費用聘用這些外國人,部分家庭聘用外籍幫傭來幫忙整理家務、帶小孩或照顧老人,而工廠會聘用外籍勞工來做一些本地勞工不願意從事的低薪且高勞力付出工作。

我跟外勞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因為奶奶,在鄉下的奶奶自從爺爺過世後身體就不好,為了找一個願意24小時照顧且願意住在鄉下的人並不容易,於是找外籍幫傭是最快的方法。

照顧我奶奶的第一個外籍幫傭是瑪麗亞,菲律賓人,年約25歲,菲律賓師範大學畢業,因為教職在當地的薪水很低,為了扶養小孩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她決定遠離家鄉來國外討生活。

瑪麗亞告訴我,她去過新加坡與香港,但還是台灣給的薪水比較高。她不會說中文,因此跟我奶奶總搭不上線,而我奶奶的傳統思想總認為瑪麗亞是我們花錢請來是當「傭人」,所以對她也很不客氣,每發出一個命令,瑪麗亞就得使命必達,不管她懂不懂。

有時候瑪麗亞會告訴我,不知道如何服侍奶奶;而我奶奶也會告訴我,這個傭人不勤勞,花錢請她沒用。

***

高中時代,一些需要搭公車上學的同學常會跟我抱怨下課搭車回家時,最討厭跟外勞同車了,因為他們講話都很大聲、很吵,而且身上總有一股濃濃的特殊香水味,很噁心。

也聽過家住工業區附近的同學,繪聲繪影描述外勞的特殊癖好,比如說強姦鴨或鵝。還有他們不能考駕照,所以唯一可使用的交通工具就是單車,因此只要工業區附近的單車失竊率都很高,而矛頭也都指向外勞。

每次假日搭火車去台北時,總會在台北火車站大廳看到外勞同胞帶著食物在大廳席地而坐野餐打牌。每每看到都忍不住多看兩眼,而「怪」字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

我在企業工作的兩年,公司也有菲律賓籍男性外勞,在很多時候,我也會感受到莫名的指控,比如說廁所最近很髒,就會有人反應應該是外勞弄得,比如說公共設備被破壞,就會有人反應應該是外勞弄得。

不管是不是外勞所為,總是有一百萬個叫做罪名的帽子,毫不考慮直接扣在外勞的頭上。

***

以前我也相信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應該都是那些外勞做的,以一個莫名其妙的優勢者角度去看待這些弱勢族群。

所謂包容,叫別人做很容易,但自己做卻零容忍。

對怪腔怪調零容忍。
對怪食怪味零容忍。
對怪習怪慣零容忍。

但探究根本,其實是我們對少數族群/弱勢族群總抱持著莫名其妙的敵意/不以為意。

如果有兩個嫌疑犯,一個是本國勞工一個是外籍勞工,在沒有任何證據下,你會直接懷疑誰?
但如果兩個嫌疑犯,一個是本國勞工,一個是本國白領階級,你會直覺反應誰的嫌疑比較大?

但如果兩個嫌疑犯,一個是本國白領階級,一個是外國白領階級,你會直覺反應誰的嫌疑比較大?

***

請原諒我的靠北,只因為我想到有一天我也可能成為別人眼中的外勞,不禁悲從中來。



(未完)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