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 第445期 撰文/邱莉燕 攝影/陳俊銘 2005/7/7

非常婚紗、創意顧問、時尚喜餅……

六月以來,台灣政商界瀰漫著甜蜜氣氛,總統陳水扁的公子陳致中、新光產險董事長吳東賢的寶貝女兒吳昕嬡、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外孫女林智琛,均在近日完成終身大事。
據內政部統計,去年孤鸞年台灣結婚對數降至十三萬餘對,今年估計略微回升,若以平均每對新人結婚花費七十萬元計算,結婚產值將逼近一千億元;龐大利潤引發超級競爭,業者求新求變,採量身訂製、精緻手工與行銷年輕化,將是制勝關鍵。






知名服裝設計師黃淑琦應客人要求,以純手工縫製了長達七公尺的新娘頭紗,再找來一部起重機,把鋼琴搬到海邊,一起入鏡;晶宴會館內,新娘從天花板搭著升降梯,彷彿演唱會的巨星,在賓客掌聲中緩緩降入會場;My Wedding(時尚喜餅公司)幫長庚的護士設計喜餅,因應職業特色,禮盒裡面放的是裝滿麥芽糖的針筒,藥囊打開,拿出來的不是藥,而是一張幸福處方箋。


大者恆大成趨勢 結婚產值逼近一千億元


「墓仔埔也敢去!」青樺婚紗名店的首席攝影師「貴哥」詹登貴,接受新人的指定,飛往香港某處西式墳場拍攝婚紗照;種種產品和服務,看在一般人眼裡是匪夷所思,但是對強調客製化的結婚業者而言,早已是工作的一部分。「第一次見面就要告訴客人,我的東西值得買。」My Wedding營業企畫經理許盧仲說,「我們是要幫新人圓一個夢,只要他們想跟別人不一樣,就會盡力去完成。」


這樣的想法和數位人性科技公司總監許書輔的觀察不謀而合,經營國內最大結婚入口網站「非常婚禮」(每月流覽量七十五萬人次)的他發現,結婚產業的生態與版圖,正進行巨幅的整合重組。


據內政部統計,台灣在三、四年前結婚對數約為十七萬對,去年降至十三萬對,今年估計略微回升。另外,若以平均每對新人結婚花費七十萬元計算,結婚產值將近一千億元。


再從時下新人消費行為來看,結婚要花多少錢已成次要考量條件,反倒是精緻化、個性化成為結婚的主流訴求,因此,能夠提供這類產品的公司,將會吸引更多顧客。


未來,結婚產業將呈現兩大趨勢。一是出現「大者恆大」局面,資源、人力、品項豐富的大型公司,將使強調便宜的小型化公司難以生存。


再者,講求客製化的個人工作室反而可在縫隙中崛起。如新娘祕書、婚禮記錄、個性化喜帖或特製送客喜糖等,是未來結婚產業中實力堅強的「中小企業」。將近一千億元的結婚產值,將引發超級競爭,以結婚產業類別來看,至少有下列四大商機,值得特別留意。


在婚紗界,兩度受到總統子女青睞的蘇菲雅婚紗集團,在總裁洪品蓁帶領下,屢屢創造台灣婚紗界的流行風潮。洪品蓁認為,面對百家爭鳴的婚紗市場,蘇菲雅的產品應有盡有,並量身訂作,就是決勝的關鍵。



量身訂製 只要能滿足新人對結婚的憧憬,就算量身訂製花費再高也不成問題



商機 1:婚紗攝影禮服 想勝出要靠財力、拚創意


「就算是客人要價值百萬元的婚紗,我們也有!」洪品蓁自信滿滿地指出,蘇菲雅的禮服數量往往是中小型同業的數十倍,在超大坪數的店面內,還有同業所沒有的超大型禮服試穿室。況且,蘇菲雅的禮服往往穿過兩、三次後就準備淘汰,使得禮服的同質性低,更遑論會遇到「撞衫」的窘狀。


洪品蓁強調,由於時下的年輕人追求獨特性、創造性,因此連禮服也強調與眾不同。過去一組十萬元的婚紗包套,總是乏人問津,現在只要能滿足新人對結婚的憧憬,金錢已不是問題了。


相較於蘇菲雅「大者恆大」的戰術,從時裝設計轉戰婚紗的黃淑琦則以小資本經營,在短短九個月內就一鳴驚人,憑藉的就是精緻手工婚紗。


黃淑琦和藝人賈永婕合開的CH WEDDING經典婚紗,平均每個月營業額四百萬元,從來沒有淡旺季的差別。要請黃淑琦打造婚紗,禮服費不計,就要先繳八萬元指定費。


黃淑琦撫摸著店內一件織工繁複、用色新穎的禮服說,「我把時尚界高級定製服的概念引進婚紗設計,等於是為新娘量身訂作,每一件都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抱著要讓每位女人都成為最美新娘的想法,黃淑琦完成每一件案子的時間至少要一個半月。此外,利用中古歐洲時代的正統馬甲,以及特殊手工縫製而成的緞布壓線設計,達到修身塑型的效果,黃淑琦的創意使她設計的禮服深受喜愛。


深諳財力與創意的重要性,青樺婚紗名店董事長蔡青樺不僅早在六年前花費一千萬元投入高品質解析度全數位攝影,縮短拍照與挑片時間,更別出心裁策畫「奧運新娘」、「千禧新娘」、「愛有三九五二公尺的新人上玉山」的婚禮活動,一時聲名大譟。


七月初青樺高雄分店就要開幕了,蔡青樺笑著說,「婚紗業競爭十分激烈,但是我沒有不景氣的壓力。」


蔡青樺重視創意,更重視創意的源頭來自員工,「因為員工的創意,是公司的資產。」所以,青樺內部三不五時就舉辦比賽,舞蹈、微笑天使、講笑話等,讓青樺人快樂成長,也勇於發想。以最常被新人指定為攝影師的詹登貴為例,在青樺鼓勵心靈自由的氛圍下,攝影師能從興趣出發去拍照,因此就算一年要拍三百對,靈感也不會枯竭,因為靈感就在客人身上。


「有一次某位導演找我拍婚紗照,拍他的婚紗會有壓力,我和他聊了一個小時後,發現他很喜歡玩車,就把外景拉到濱江街的廢車場,心中想像那裡是碧海藍天,這位導演十分滿意,相簿鐵定會常常拿出來翻。」詹登貴笑著說。


由此可知,量身訂作說來容易,其實過程需要很細緻的操作。


商機 2:婚禮顧問業 每年成長率高達二○%


號稱國內第一家婚禮顧問公司的玉盟,開業至今整整十年,該公司業務部總監宋靜怡表示,雖然台灣不婚族每年以八至一○%的速度成長,但在新人講究個性化的期待下,只要能依顧客需求創造產品的獨特性,市場仍然大有可為。


外界總以為婚顧僅負責執行婚宴流程,事實上還包辦結婚各大小事項,舉凡喜餅、喜帖、訂宴、場地布置、送客禮等,幾乎一應俱全,可說是婚禮的「系統整合公司」。


以婚顧而言,由於目前年輕人工作愈趨忙碌,但對於婚禮相關細節卻愈見講究,所以委由專業公司處理婚事的觀念已快速普及,使台灣的婚顧市場每年仍呈二○%的速度成長。


玉盟之所以能維持婚顧業龍頭的地位,關鍵就在於強調每一場婚禮都是為每一對新人量身打造。


例如,有一回承接某對ABC(華裔美人)新人,由於客人強調要有個中國味的婚禮,因此玉盟突破傳統,為客戶訂作聖旨造形的喜帖,以及中式藤編的喜餅提籃。甚至還要在今年年底承接一場男同志婚禮,宋靜怡說,「從流程的安排、相關人員的稱謂、周邊設備的採購,都必須顛覆以往的邏輯。」


玉盟強調,結婚的任何元素都要具備差異化。由於玉盟接觸的客人大多為豪門、企業家第二代或是留學國外的顧客,對於個性化的訴求更是鮮明。所以即使是喜餅,玉盟也避免流於形式,無論餅的口味、形狀甚至包裝都會因人而異。


想要提供量身訂製的產品,當然要有雄厚的資本投資,如果沒有錢,擁有創意這項優勢,一樣有出頭天。My Wedding客製化喜餅與婚嫁用品,就是一例。


商機 3:喜餅業 創意喜餅超越品牌優勢


走進My Wedding的門市,頓時就能感受一股濃濃的婚嫁味,S形欄杆上綁著粉色玫瑰花,牆架上琳琅滿目的婚嫁用品,除了喜氣洋溢外,更充滿了創意。比如取代簽名綢的簽名熊、送給未婚手帕交(指女性好友)諧音「快嫁」的筷架小禮品、謝卡玫瑰糖和個性化酒瓶等。My Wedding在去年七月開幕,它最拿手的就是依照不同的受禮者設計創意喜餅。


「My Wedding可以殺出一條路,是因為創意商品,創意商品可以跨越品牌的優勢。我們走客製化喜餅,就算只訂一盒也做。」


同為合夥人之一的許盧仲拿出「得意代表作」說,有一次幫一對師大畢業生設計喜餅,封面圖案是師大的大門照片,掀開盒蓋,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個小黑板,上面寫著「距離幸福:一三二天,值日生:邱比特」,盒內除了放喜餅,還放置一個小板擦。粉筆其實是涼菸糖,小板擦則是紀念師大西瓜節特製的西瓜香包。


「他們訂了二十盒,一盒一千兩百元,靠這種特別製作的方式,每個月我們能做到約兩百萬元的業績。」許盧仲笑著說。My Wedding是國內第一家主打創意喜餅的喜餅商,成立至今,仍然沒有發現類似的商業模式,在抄襲模仿風興盛的喜餅界,算是十分罕見。


可見得以創意為籌碼,能夠築起用錢買不到的高門檻。My Wedding要打破的正是傳統喜餅「只會放餅乾」的陳舊觀念,進而為小額創業開創一條坦途。


商機 4:婚宴場所 年輕化、多元化成主流


今年,台北喜來登大飯店斥巨資裝潢,在婚宴市場得以與遠企、君悅、晶華酒店等婚宴天王互別苗頭,靠的正是同中求異的眼光。


台北喜來登大飯店董事長室特別助理蔡伯翰指出,「台灣婚宴市場的需求逐漸走向年輕化及多元化,越來越多新人希望跳脫一般較傳統的婚宴模式,在一生最重要的時刻,營造精緻浪漫的感覺。」


因此,台北喜來登大飯店與法國酩悅香檳合作,獨家推出的「喜來登酩悅香檳婚禮專案」,推出後立即接獲許多新人詢問,迄今該案已經成長至占婚宴專案二成的比率。


在五星級飯店祭出香檳塔,希望跳脫以往刻板形象的同時,新躥起的晶宴會館卻早已往前跳躍了好幾步。打著「玩婚主義」的旗幟,晶宴會館立即在半年內登上「非常婚禮」網站推薦婚宴類的前五名。


晶宴會館耗資一‧二億元,打造四大劇場式宴會廳,第一劇場特設升降梯,讓新娘「從天而降」,第二劇場以銀河為設計概念,呈現香格里拉的天堂風情,其他劇場則是恍若閣樓與教堂的空間。


「讓婚宴變成表演,新人邀請賓客一起參與這場演出。」晶宴會館副總經理吳漢常指出,除了場地可以讓新人玩,進場的形式和婚宴的過程也能特別設計。


例如有新人仿照《人間四月天》的年代,乘坐黃包車進場。另外有時婚宴進行到一半,升降梯還會變成「愛情問答指數計」,讓新娘站在上面,賓客詢問新郎問題,要是新郎答不出來,新娘便得一直站在半空中。


「不過,我們不是只會搞怪,正經八百的浪漫婚宴也很拿手。」吳漢常說。


吳漢常認為未來的結婚產業已無可避免要朝客製化的方向去走,他比喻說,「每位灰姑娘都有一雙玻璃鞋,晶宴會館的任務就是打造那雙鞋。」


儘管結婚對數不若以往,但量身訂製、精緻手工和年輕化,卻可能讓每對新人花在結婚的錢比以往多,成為搶奪商機的大利器。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今周刊》445期,各便利商店及連鎖商店均有銷售)

本文章經《今周刊》授權刊登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