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美國兩個禮拜了,總算時差調回來了。

有很多朋友問我「怎麼你時差調這麼久」
小眼也說「你時差這麼難調,還想當旅行家,妄想」

唉,我也不想阿,我以為只有睡眠困擾我,沒想到連胃也參一咖。

美國早上,就是台灣晚餐後。
美國晚上,剛好就是台灣白天上班時間。

每天在我奮力與時差戰鬥時,都敗在...肚子餓。講到這裡,劉大美女一定會笑出來,因為她是一個經不起餓的人。

年輕時,可以為了愛美不吃兩餐,但年紀增長後,卻不能少吃一口飯。

所以每天凌晨,我醒來都是因為肚子餓,因為這個時間嘟嘟好就是台灣晚餐時間。
每天晚餐時刻,我卻不餓,因為我是個很晚吃早餐的人,對照台灣時間,還沒到該吃早餐的時候呢!
可是到晚上十一點,卻又餓的咕嚕咕嚕叫,氣,這時候吃東西,不是要女人死嗎?

所幸,昨天我拼了一個下午不眠,雖然晚餐過後就暈倒在床,甚至一覺到天明,但今天卻沒有發生以往的早起夢遊症,這是好消息。

時差阿時差,下次有緣再見,暫時掰啦!

全站熱搜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