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瘋桃園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會如何定義「外勞」?而「外勞」這個名詞所隱喻的意義為何??

外籍勞工,俗稱外勞(以下我也都簡稱外勞),在我國高中時代大批被引進台灣,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台灣人可以用比較少的費用聘用這些外國人,部分家庭聘用外籍幫傭來幫忙整理家務、帶小孩或照顧老人,而工廠會聘用外籍勞工來做一些本地勞工不願意從事的低薪且高勞力付出工作。

我跟外勞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因為奶奶,在鄉下的奶奶自從爺爺過世後身體就不好,為了找一個願意24小時照顧且願意住在鄉下的人並不容易,於是找外籍幫傭是最快的方法。

照顧我奶奶的第一個外籍幫傭是瑪麗亞,菲律賓人,年約25歲,菲律賓師範大學畢業,因為教職在當地的薪水很低,為了扶養小孩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她決定遠離家鄉來國外討生活。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今天以前,每個月只要我想看雜誌,我都會自己花錢去買,呆在自己的房間慢慢翻慢慢看,看完了再丟出去給我媽我妹,甚至是我朋友,順便告訴她們,不用還了。

每個月我固定都想要看一下Vogue只要剛好有去Vogue洗頭或弄頭髮,都會特別欽點Vogue最新一期,看完再順便看Elle、柯夢波丹、哈潑,當然也不是只有去弄頭髮才有機會看雜誌,如果剛好聚會的餐廳或咖啡店有得看,我當然也會保握機會看一下,但事事無絕對,一個月之中一定會有沒去弄頭髮、沒有提供最新雜誌的餐廳和咖啡店,於是我會忍不住買一本回家,買著買著,這些雜誌就像是過期報紙般礙眼,曾經視之為穿衣參考書的雜誌,過了三個月就像是甩也甩不掉的無味口香糖,一樣煩人。


「那你怎麼不去租?」劉大美女問

「租?哪裡可以租??」SPA答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相信大家都有上過家政課,不管你是男、是女,還是中性人,你一定拿過針線,要不也看過吧!不過坦白說,真正縫得好的人,真的沒幾個。

國中的家政老師教我們平針、斜針、毛邊縫、交叉縫...。(千萬別以為我記性很好,記得國中家政老師所說的每一句話,這全是因為這些針法,在我去年國中實習時,全都複習過一次。)當時的家政老師,要我們縫一個小熊收納吊飾,顧名思義就是一個熊的玩偶,外加上肚子有開口可以裝東西。這個熊寶貝,一直保留在我的房間內,直到2004年奈良美智到當代藝術館開展時弄了一個名為「奈良@台灣娃娃計畫」的裝置藝術:就是將你親手縫得娃娃塞進奈良根據台灣地形製作的透明壓克力箱,一直到填滿整個箱子為止。於是,我把我生平第一個也是最後一次親手縫製的娃娃獻給了奈良美智。

高中的家政老師更狠,竟然教我們使用家家戶戶都已經銷聲匿跡的「裁縫車」,光是數針數,就讓夠我眼花撩亂了,更別說完成了一件老師說可以用到高二烹飪課的圍裙了。當時,一男一女按照號碼被安排為同一組,兩組共用一張大桌子上的兩台裁縫車,我跟饅頭就是在那張桌子上相認。可能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的技術一樣爛,所以每堂課都只能機哩刮拉的度過,而真正幫我們完成史無前例、不朽之作品的人,竟然是同桌的兩個男生,真是愧對祖先。還好我們不是身在古代,要不然一定會被夫家休掉。

大學,我還是沒辦法跟針線混熟,它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它,如果有扣子掉了,也只好拜託身邊天生有好太太好媽媽架勢的同學幫忙,這樣,也勉強度過大學四年。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中以前,讀書和生活的空間,幾乎都圍繞在桃園市,但這僅限於禮拜一到禮拜五。一到假日,和朋友搭個火車,就能輕易到台北,而且咻一下就到了。國中,就和同學去天母鬼混,高中改混西門町,甚至跑去參加台北高中的校慶。

後來,在台北念大學的那三個月,西門町就在學校隔壁,舉凡吃飯、逛街,甚至是空堂,都能和同學衝過去晃一下,再衝回學校。在台北,去哪裡都很近,很近。尤其學校就位於市中心,去國家圖書館找資料、去誠品閒晃、去新光站前廝殺,都不是問題。

台北,的確是一個很便利的都市。

但我卻不喜歡住在台北。你能想像自己花了3000萬,卻只能買到一間40坪的房子,而且還不是全新的嗎?說不定,連車位都沒有。除非你是好野人,要不然住在台北是一種折磨。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書到用時方恨少,店到用時找不到。

大學每到期中期末時,就是大家互通筆記的時候,有道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如果平常偷懶不抄筆記或不去上課,你根本就不知道考試的重點在哪?所以摸摸鼻子跟同學借筆記是一樣要的啦!所幸,我念的是培育老師的大學,所以同學蹺課的比率很低。但是即便進了教室上課,也不一定會專心聽台上的老師口沫橫飛,更別說拿起活頁紙或是錄音筆記錄老師的一字一句。所以,我的好友「阿里山格格」告訴我,上課千千萬萬一定要抄筆記,千萬別落得書到用時方恨少,試想,當別人在背筆記時,你才開始要跟別人借來影印,這樣,考試怎麼考的好呢?突然間,很感謝大學的澎湖小菜、草莓小涵涵,大學如果沒有他們幫忙張羅筆記,我想大學四年我應該念不完。

至於「店到用時找不到」是我最近的心聲。平常走在街上,我根本不會注意路上有哪些商店,以致於當摩托車壞了,不知道要牽去哪修?燈泡燒了,不知道去哪買?以上,都是林媽媽操心的事。我煩惱的是,我的鞋要去哪裡加鞋底?之前我有一雙鞋的鞋底脫落了,節儉的我,當然想盡辦法想把它修理好,於是上瑜珈課時,隨口問了同班的媽媽。媽媽果然是媽媽,給了我一堆修鞋店的名單。我選了一間離我家最近的店,忐忑的把鞋子送進去保養。那是一間小小的補鞋店,有兩個師傅坐在鞋堆裡面,師傅看了一看,叫我過兩天來拿。一個禮拜後我去拿,鞋子果然補好了,花不用200塊,可以換回一雙鞋,我認為非常值得。

今天,我穿著一雙新買的平底鞋去採購活動道具,在停車時突然鞋底有滑動的感覺,當下我意識到,我的鞋子似乎應該要加鞋墊。於是我下意識的直接騎到上次修鞋的店,我問師傅可以馬上弄好嗎?師傅說「30分鐘」於是他拿了一雙果凍拖鞋借我,我坐在板凳上看著趙建銘被收押的重播新聞。看到趙建銘從天摔到地上,雖然覺得他咎由自取,但也不免覺得這個社會超級現實。當他是駙馬爺時,大家都說他從小品學兼優、模範生,說有多優秀就有多優秀,連骨科執照一試就上,簡直是人才中的人才。結果今天的新聞是,「骨科考試破格錄取」「鞋子要隨扈擦、車門要隨扈開、行李要隨扈提」「從不跟鄰居打招呼」「號稱美食專家,每一餐都要3000塊以上」「買一隻筆要花60萬」天ㄚ!這是那個以前大家人人稱讚「親民」「脾氣好」「謙遜」的趙建銘嗎?今天我收到一封信(這封信今天我重複收了好幾回),話說灌籃高手的安西教練交代三井負責三分線,而內線,就交給趙建銘即可。很諷刺,真的很諷刺。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真的很不服氣!大家都一致覺得我想過母親節只是貪圖那一塊蛋糕?這對生長在蛋糕之都的我而言,蛋糕,隨手可得,還需等到母親節嗎?

為何我敢這樣不要臉的說桃園是蛋糕之都,請大家耐心聽我娓娓道來。

1.比利小雞
我相信現在全台灣都有比利小雞的身影,相信大家對這件蛋糕店一點都不陌生,但是大家可曾知道,他第一間店就開在桃園市,說到她的招牌蛋糕,就是「黑森林」。這時候你們一定會問「好吃嗎?」坦白說,我很少吃這間店的蛋糕。但是從國中開始,我喜歡去這間店,點一杯果汁+submarine。我敢發誓比利小雞的submarine是我在台灣吃過最正的,只可能隨著他擴店後,蛋糕以及所有現場賣的食物都改採中央廚房處理後,submarine這類需要現做的美食,只好撤掉了。如果硬要給比利小雞高評價,我想我喜歡她們製作年節蛋糕的創意,無論是母親節還是父親節還是什麼阿里不達節,她們的創意蛋糕都做的挺美的,像是個藝術品一般,至於好不好吃,見仁見智囉!

2.白木屋

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